手機版 加入收藏

當前位置:首頁 >> 走進房縣 >> 民俗文化

房縣皮影戲傳奇

  • 發布時間:2019-12-26 11:17:00

   房縣皮影戲起源于明末清初,距今已有數百年歷史。這門古老的藝術,伴隨著祖祖輩輩的先人們,度過了許多歡樂的時光……

傳說朱元璋發明皮影

“二三人千軍萬馬,六七步四海五洲”,這是皮影戲班大門常掛的一副對聯。傳說,皮影最早是朱元璋發明的。

朱元璋幼時家里窮,爹媽又死得早,兩個哥哥為了生存,都當了上門女婿。朱元璋年紀小,鄰居看他可憐,便介紹他到一大戶人家去放牛。打工的日子,經常吃不飽。有一天,朱元璋餓得眼冒金星,就悄悄殺了一頭小牛。他從主人家里偷來一個瓦罐,把剁碎的牛肉裝進去,再放在火上煨,味道好極了。從此,瓦罐煨牛肉成了一道名菜。

為了應付主人,朱元璋把牛尾巴塞進石縫中。晚上回家,主人家問起牛的事,朱元璋答道:“一頭牛鉆進石縫中不出來了。”主人家不信,就和朱元璋一起找牛,果然看見牛尾巴在石縫中,還在擺尾巴呢!主人家上前用力拽牛尾巴,這時就聽見牛發出“哞,哞”的叫聲。主人家這才相信。

寒冬的晚上,西北風從破墻洞中吹進來,朱元璋凍得直打哆嗦,就用小牛的皮堵住墻洞,自己在地上生了一堆火。他一邊烤火,一邊唱歌:“肚內無食身衣單,人拽牛尾山叫喚,北風有空朝里鉆,我有牛皮擋在前。”半夜里,主人家披著衣裳出來查看,發現破屋墻洞上有人影子在晃動。原來屋內的人被火光一照,人影投在了牛皮上,像人又像妖怪。主人家恍然大悟,接著唱道:“人小鬼大把人騙,牛尾栽到巖中間。正是北風搖牛皮,如此皮影才破案。”從此,皮影戲就傳開了。

皮影戲傳到房縣,已是明朝末年。清兵大舉入關,全國各地兵荒馬亂,又趕上朱元璋的家鄉鬧災荒,就有皮影戲班逃難來到千里之外的房縣。房縣素稱忠孝禮義之邦,看到外地逃荒的,紛紛伸出援手,請皮影戲班演出。自此,皮影戲在房縣扎下根來。

皮影藝人邊操作,邊演唱。兩件簡單的打擊樂器加上一支嗩吶、一把板胡或京胡,三至五人就是一個戲班子。一箱皮影和一塊白布,走到哪里,搬一張八仙桌往稻場上一放,就開始演出了。

房縣皮影戲里,人物、馬匹等道具都是小型號,被稱為“尺人兔馬”。演出服裝為“四蟒四靠”和“八蟒八靠”。道具制作材料以驢皮為最好,牛皮和羊皮因為容易返潮而次之。房縣地域廣闊,皮影戲班主要演出四大種類:西南鄉以“高腔皮影”為主,東北鄉以“二棚子皮影”為主,而縣城內的多以“漢劇”、“越調”為主。

清末及民國時期,房縣出現了多個“會館”,鼎盛時有江西館、河南館、山陜館、武昌館、黃州館和大型寺廟多達十幾處。有會館必定要蓋戲樓,有戲樓就要請唱戲的,由此外地多個劇種傳入房縣,比如秦腔、川劇、越調、豫劇、京劇、二人轉等。當時,房縣境內的戲班,竟多達300多個。  在這些戲班中,就數皮影戲進入房縣最早,也最受房縣大眾歡迎。其原因是,別的劇種人數多,開銷大,只有官府鄉紳商賈才請得起。而皮影戲班人數少,場地要求不高,演出能大能小(小時能在堂屋里唱,大時也可以上戲臺),費用也少。

別小看皮影戲,照樣能唱“大本子戲”,如《封神演義》、《說唐傳》、《說岳傳》、《火龍傳》、《英烈傳》、《西廂記》、《薛剛反唐》、《隋唐演義》等,一開唱也是一二十天。“小本子戲”如《借年》、《拉郎配》、《龍鳳呈祥》、《麻姑獻壽》、《龍宮借寶》,內容短小活潑,也頗受房縣人歡迎。

皮影戲曾為抗戰出力

房縣皮影戲在各個不同時代,起到了不可替代的宣傳作用。1937年,日本人發動“九?一八”事變,一時間全國上下群情激奮。房縣地下黨員雷天明等人很快組織了抗日工作宣傳隊,編寫愛國戲劇節目,印發給全縣所有的皮影戲班。其中有《岳母刺字》、《精忠報國》、《八大錘打朱仙鎮》等戲目,頌揚民族英雄岳飛,激勵抗戰士氣,動員青年參軍。通過社會各界廣泛宣傳,僅房縣一個縣在抗戰時期,先后輸出壯丁21510名,運輸軍糧1741萬斤,槍支彈藥十萬噸。

在“清匪反霸”中,有土匪在房縣九道梁搶劫了一個商隊,殺了9個人。消息傳到房縣城關,當時在文化館負責宣傳工作的余錦云,馬上找到房縣城關東街皮影戲班成員溫翰藻、劉準、葛班頭,連夜編寫一出《九條命》的皮影戲劇本。第二天,皮影戲《九條命》在房縣廣場戲臺上演,引起很大的轟動,鄉民紛紛提供線索。部隊得知土匪藏在南山殲坪、泮水、野馬河一帶,馬上采取行動,一舉端了土匪的老窩,房縣徹底得到解放。

新中國成立之后,房縣這座小山城也和全國一樣,沉浸在歡樂喜慶的氣氛中。房縣的皮影戲內容也悄悄發生了變化。在皮影人物中,增添了纏頭巾的農民老百姓、戴鴨舌帽的工人、頭頂紅五星的解放軍等形象。皮影戲也成了新中國宣傳的一種有力工具,不僅有《劉胡蘭》、《白毛女》、《董存瑞》這樣歌頌英雄的戲目,也有普及《婚姻法》、《土地法》的戲目。

“皮影王”曾救新四軍

房縣西鄉高塘河有一個皮影戲班,戲班里有個皮影名人李昌祿,他有一段唱皮影戲救新四軍的傳奇故事。

那是1946年冬,李昌祿外出演皮影戲回家。剛一進門,他就看見了國民黨保安團的隊長胡德勝坐在他家里喝酒。

胡德勝一見李昌祿,高聲喊道:“李班頭,快來,給我們唱幾出。”李昌祿不知啥事,先進里屋放下擔子。李昌祿走進臥室一看,不得了,屋里關了7名新四軍,其中一人是姓史的參謀,荊門人。新四軍在房縣秦口組織宣傳活動時,李昌祿正在秦口鎮演唱皮影戲,史參謀給他講過革命道理。李昌祿趁著身邊沒人,悄悄對史參謀說:“我床底下有一條躲避土匪挖的地道,可以通向屋外,你們悄悄跑吧。”說完,李昌祿悄悄解開史參謀身上的繩子。正在這時,一個保安團的隊員來喊李昌祿出去唱戲。李昌祿顧不得多說:“你們快逃吧!我去拖住他們。”

李昌祿回到大廳,支使幾個保安團的隊員搭臺子、支幕布。臺上,李昌祿手腳不停地打鬧臺,鑼鼓聲震天,臺下胡德勝等保安團隊員看得津津有味。

此時,史參謀指揮戰友們從地洞順利逃走……

直到深夜,胡德勝才發現新四軍的人不見了。他看見屋里的地道口,一下子全明白了。一伙保安團隊員擁上來,把李昌祿捆住,吊在屋梁上打。第二天,保安團隊員又把李昌祿押到“保公所”拷打,但李昌祿死不認賬。

到了第三天,國民黨縣“參議”許家宏知道這事后,說:“把他殺死,像踩死一只螞蟻一樣簡單。不如叫他在城里唱皮影戲,將功補過。”皮影戲救了李昌祿的一條命。

解放后,李昌祿還是唱皮影過日子。因為他唱得好,《農民日報》、《湖北日報》、《鄖陽日報》都刊登過關于“皮影王”李昌祿的文章。

房縣皮影戲日落西山

解放后,房縣境內保留完整的皮影戲班和道具,只有5家了。“文革”期間,紅塔三海堰、通省區立石寺兩箱皮影被毀掉。到了1986年12月31日,全縣僅存秦口的“高腔皮影”、窯淮“越調皮影”,還有城關的“漢劇皮影”。

隨著改革開放,人民的生活水平普遍提高,家家都有了電視機。以往人人愛看的皮影戲、電影戲,都無人去看。城關的一箱皮影和窯淮鄉的一箱皮影,被復古收藏者以高價買去收藏了。

皮影戲,隨著社會潮流被沖向了遠方。

打印收藏關閉

广东体彩网-欢迎您